您当前的位置 :安西资讯网 > 娱乐 > 关于同情对社会经济发展和个人成功影响的思考
关于同情对社会经济发展和个人成功影响的思考
时间:2019-03-25 04:22:23 来源:安西资讯网 作者:匿名



关于“同情”在社会经济发展和个人成功中作用的思考

作者:未知

摘要《道德情操论》中的“同情”具有双重意义,对社会经济发展,道德和个人成功具有重要意义。

同情心是怜悯他人和关心他人的本能。它也是实现想象力的能力,即“同样的感觉”。

但是,同情和同情的程度有所不同。

“同情”是社会道德的前提,是社会经济发展和个人成功的关键。

关键词亚当·斯密,同情,同情,旁观者,道德,个人成功

首先,“同情”首先是一种普遍的道德本能

“无论人们是否认为某人是自私的,这个人的才能总是存在一种本性。这些品质使他关心他人的命运,并将他人的幸福看作是他们自己的幸福,即使他看到了。其他人都很高兴他们是快乐,没有任何好处。这种性质是同情或同情。

“这里的同情是一种普遍存在的原始道德感,而利他主义与自身利益相反。”

亚当·斯密认为,同情首先是人类的道德或道德本质,基本上与通常所说的“同情”或“穷人”同义。这种同情主要是针对或适用于他人的灾难。或者不幸的是。

二,“同情”对“同情”意义的扩展

在描述了同情的道德本质之后,亚当·斯密迅速概括了同情的概念,从而淡化了其原始的道德品质,使同情成为一种同情并成为一种富有想象力或同情心的能力。

在他的《道德情操论》中,亚当·斯密更多地将治疗和使用同情作为一种想象或心理过程,而不是“同情”和“关怀”。

想象一下自己在客户的情况下,你对这种情况的情绪反应是什么,亚当·斯密称之为“同情”,应该严格表达为“同情”,“同情”通常表达对他人伤害的怜悯,这是也是用“同情”这个词在中文中最常表达的意思。

但在《道德情操论》中,亚当·斯密延伸了“同情”的含义,并表达了对他人所遭受的伤害的同情,包括对幸福和所有其他感受的同情,这也将其扩展到所有人类情感的“同情”。第三,用想象力创造“同情”

在亚当·斯密的观点中,他人的感受只能通过想象来实现。只有通过想象才能形成或获得一些关于他人感受的经验,而这种体验并不完美;而这种想象力起作用。这个过程只是“它只能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在那里会有什么感受。”

也就是说,同情是一个虚构的过程,想象着处于他人境地的感受,从而创造出“同情”。

这个想象的过程非常重要。在我们的书中有一些例子可以通过我们自己的经验得到认可:“当我们看到对另一个人的腿或手臂的打击即将下降时,我们会本能地收回我们的腿。或者手臂;当这个打击真的下降时,我们会感觉到它在某种程度上,像受害者一样受到伤害。

因为他们认为如果他们处于另一种情况下他们必须这样做。

“亚当·斯密认为,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同情不能等同于同情。同情的概念与想象活动的同情是分不开的,因为有时候当事人本身并没有产生某种激情,当我们把自己置于想象力,作为旁观者我们实际上有这种激情或情感。

例如,第一卷第一卷的第一章提到:“我们有时会同情他人,而且各方自己产生的同情激情也不会感觉到。这是因为当我们想象自己,同情和激情来自我们自己由于实际事件而产生但不是由各党派产生的。

我们为他人的无耻和粗鲁感到羞耻,尽管他似乎并不明白他的行为是不恰当的,也不会为此感到羞耻。

“同情能力或想象力通过我们自己的理性和激情产生在他人身上产生的情感,但我们并不真正理解彼此的理性和情感,结果不仅有时不准确,而且也许这个结果只是纯粹的想象和虚构。

4.理性成分对“同情”和“同情”的等效影响

通过同情,我们将自己想象在他人的背景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产生的激情和感受不是虚构过程中本能的结果,而是理性因素的结果。当亚当·斯密使用同情来解释道德情感的形成时,他并没有完全排除理性,而是将理性因素的作用纳入了解释情绪生成的同情过程中。

亚当·斯密引用了一个非常恰当的例子:当一位母亲看到一个痛苦但无法表达疾病的婴儿时,母亲对她的痛苦的感受主要是由想象中的同情所形成的。

她想象着她在孩子的无助中,理性地告诉她的母亲她的病可能带来的后果。

事实上,生病的婴儿没有思考和远见,或者没有经验的婴儿对疾病没有理性的认识。

相反,当母亲想象时,总是很难将其理性排除在想象过程之外。理性的渗透使她的想象过程和同情增加了理性活动带来的偏见。预期的后果增加了她的情绪水平并增加了她的遗憾。

在第一卷第一卷的第一章中有更多的极端例子:“对于那些有一点人性的人来说,在所有使人们遭受破坏的灾难中,理性的丧失似乎是最可怕的。

他们以比其他人更强烈的同情来看待人类最大的不幸。

但是,这个可怜的,非理性的人可能会笑,唱歌,而且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不幸。

因此,人们在看到这种情况时所感受到的疼痛并不是患者感受的反映。

旁观者的同情必须完全来自这样一种错觉,即如果他处于上述悲惨境地并且能够以合理的理由和判断思考(这可能是不可能的话),那会是什么样的。

“有一点人性的人”是指那些具有“同情能力”并且在这种情况下是“旁观者”的人。对于那些非理性的人,他们会感到不幸并失去同情心。

作为一个旁观者,“有一点人性的人”必须通过使用交感能力,想象力的过程和非理性的人的合理性来产生“同情”,但这种“同样的感觉”显然是非理性的。人们的想法是不同的。非理性的人失去了理性思维,无法发现自己??的不幸。他们不仅可能感到沮丧或不快乐,甚至可能因为快乐而“唱歌跳舞”。五,旁观者的作用

道德情感理论提到:“无论党对这个目标有什么激情,每一个关注的观众在思考自己的处境时都会有类似的热情。

“亚当·斯密认为,”同情“可以表示我们对任何一种激情的”同情“,而”同情“作为一种原始的道德道德,道德本能和自然的本质在《道德情操论》它很少被使用。

在他的《道德情操论》中,亚当·斯密更多地将看到和使用同情作为一种富有想象力的情感能力或情感的心理过程。

也就是说,在想象过程中产生的“同情”可以扩展到任何感觉的常识,这是亚当史密斯所说的最重要的“同情”。

这种最重要的“同情”可以触发我们对他人行为的评价和对自我行为的反思,这与旁观者密切相关。

“同情”是人们通过“旁观者”评价事物和自我的关键。

我对他人的道德评价是通过“同感”或“想象”的心理过程来实现的。旁观者充当代表,行使我们的“同感”能力和“想象力”过程。

一方面,对于其他人,我们是其他人的旁观者,我们评估他人作为旁观者的行为和性格。当我们评估其他人的行为或情绪时,我们是其他人行为或情绪的旁观者。我们不是实际参与,而是不受影响,并利用我们的想象过程根据我们想象的结果和其他人的实际结果做出判断。

两者越接近,另一方的行为越合适,就越容易得到我们的认可和肯定。

另一方面,为了自我反思,想象自己是自己行为的旁观者,然后评估自己的情绪和行为。

亚当·斯密认为,我们会在相同或相似的情境中产生相同或相似的情感,以便在情感上相互沟通和相互评价,从而形成和谐的社会道德。

但如果旁观者没有相关情况或事件的亲身经历,也没有亲眼目睹或听到其他人在相关情况或事件中的反应,或者当事人没有处理他面临的事情的合理性然后通过想象过程,结果偏离了各方自己产生的结果,并没有真正的“同情”和“公平的旁观者”。6.“同情”是道德情感的前提

正常的同情是道德道德和道德的先决条件。

管理人类行为的动机是多种多样的,不仅包括自利的理性和利他的关怀和同情,还包括感受到同样的能力; “关心和同情”的道德本能可能引发道德行为,但亚当·斯密主要是“想象能力”,认为“同情”是人们道德情感的原因。

如果情感和激情和谐相处,它将触发我们的道德评价,并决定不同旁观者对行为的评价,包括对他人的评价和自我评价。

一方面,旁观者对行为各方的同情,通过这种情感认同过程,人们对他人的行为或情感进行积极或消极,同意或不同意的道德评价;另一方面,行为方的自我评价,通过想象这个过程使自己处于其他旁观者的位置和位置,并且各方成为他们自己的旁观者,使用道德来评估他们的行为。

上述讨论是“同情”或“同情”首先通过触发“和谐与一致”来触发道德情感,而“同情或关怀”的情感则不是原创的,而且都引发了道德评价。

但总有特殊情况。当一个人对自己的不幸缺乏理性的感受时,他无法通过同情来想象其他人的不幸。 λ?人们没有同情的道德行为,也不能使他的道德行为受益,甚至也不会实践保护自己和他人,帮助自己和他人。

这里的其他人与他们处于同样的境地。

在现实生活中,对各种事件缺乏正常的,基本的感受,特别是同情,将阻碍我们的道德品质乃至美德的形成。

7.“同情”在社会经济和个人成功中的作用

在社会经济和人际交往中,同情或同情的能力尤为重要。

当某人处于某种情况时,会发生某些情绪或行为。如果经济交往中的人处于同样的境地,他们就会产生类似的情绪和行为。但是,经验所产生的“同情”将由各方自己感受到。程度有所不同。

人们在自然生活或经济互动中的活动基础与社会生活中的人不同。亚当·斯密认为,每个人的理性都指导着自己的经济生活。这种理性是经济人的特征,而在人的原始和普遍的“利他”道德情感下则是“自利”;与此同时,旁观者和行动者之间的互动构成了一般意义上的社会。通过他们的同情,包括想象力,他们可以相互沟通。只有良好的沟通才能取得经济效益和个人成功。

社会的经济发展和福利如何实现?在亚当·斯密的观点中,同情和同理心为经济发展和社会福利提供了一条道路,这种道路基于同情和常识所产生的道德价值和自我反思。

关于个人的成功,亚当·斯密认为,拥有坚实和真实的能力,再加上与之相关的美德,大部分都会成功。

然而,仅仅拥有一种美德是不够的,而且还有通过想象力反思的能力。

虽然少数成功人士依靠天生的优势,运气,不端行为等,但大多数人的成功离不开美德和反思,而大多数人希望保持成功取决于美德,而美德需要同情和同情。

八,结论

在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中,“同情”具有双重含义。亚当·斯密道德哲学的理论核心是“同一种感觉”,即通过同情思考,这种思考具有激情和理性的作用。

他认为同情是一种道德情感,是同情和同情作为心理和想象力的结果。

我们还可以看到,在某些条件或特殊情况下,我们无法完全和彻底地想象自己。想象的结果可能偏离了各方的实际心理感受。他们不禁用理性思考,与理性和情感相矛盾。地面的结合必然会导致偏差,使同情不能成为真正的同情。

“同情”对社会经济的发展,道德的形成和个人的成功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如果一个人有良好的同情心,那么他就能更好地了解他人的情况和他们想表达的意思,从而降低经济行为的沟通成本,冲突的可能性也会发生变化。小,利润的可能性越大;其次,良好的同情可以使一个人有良好的行为,良好的行为更有利于一个人的成功和成功,他更好地被他人所取代。接受,让他人更容易获得帮助。对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同情可以使每个经济体或个体更好地实现经济成功,然后由于每个人的成功,整个社会的经济将会发展。

此外,同情也可以使人们更好地了解弱势群体。同情心使人具有良好的道德水平。然后有理由相信它会帮助和帮助那些受苦的人,这样当他们做出大蛋糕时,他们就会有效地分割蛋糕,以实现社会福利的增加。

总的来说,无论是通过培养一个人的道德水平还是通过降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成本,同情的研究和应用都将在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和和谐中取得重大进展。

人们认为标准是基于适当性的,观察者和客户之间的情感共鸣将会发生。

旁观者和行动者之间的互动构成了一个社会。社会和经济互动无法避免冲突,充满了不道德的情感,这使人们更加渴望美德。

因此,社会和谐,经济发展和个人成功都需要美德,而这些美德则以“同情”和“同情”为基础。

(作者是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

[作者:程婷(1995-),男,江苏扬州,硕士,研究方向:应用经济学,金融学。

]

引用

[1]亚当史密斯。道德情感理论[M]。蒋自强,等。翻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年。

[2]胡伟。论亚当斯密的同情[D]。南京师范大学,2015。

[3]马楠。亚当·斯密的同情思想研究[D]。南京大学,2013。

热门推荐
copyleft © 1999 - 2018 安西资讯网( www.chinese168.org)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